欽敦江的真善美 (上)

19 January 2018

沿著欽敦江的金塔。(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拍攝)

撰文﹕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

作為一位企業家及業餘攝影師,要全職營運一家上市公司,我發現自己已被日常生活淹沒,沒有多少時間去探索自己創意的一面。或者,在香港生活久了,以致這裡的事物已激發不起我拿出相機的興致。然而,當我旅行的時候,每走到陌生的地方及遇上不熟悉的人,都令我興致勃勃,開發我創意的一面。去年,我哥哥送了一份完美的禮物給我──他在一個慈善拍賣贏得一次跟中國探險學會(CERS)的攝影之旅,造就了我跟中國探險學會主席黃效文一同探訪緬甸的旅程。我對緬甸所知甚少,直到最近才以「一帶一路」代表團的身份到訪過仰光。那次旅程強調新政府和緬甸的發展潛力,代表團被安排看緬甸「好」的一面,卻沒有去看水電不足的未發展地區。

跟中國探險學會去探索緬甸,聽起來非常奇特。對我而言,「探索」意味著探險和發掘稀有物種。行程之前,我收到了中國探險學會物流總監Berry Sin提醒要帶備的行裝和行程表。看著行裝列表,我沒有發現有任何異常,從防曬霜到涼鞋等,心裡想:「好呀,應該不會太艱難!」,但我卻發覺將會有十天是在船上度過!其實我完全不認識中國探險學會,只見過效文兩次。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該期待甚麼;帶著一點疑惑,卻又非常興奮。

抵達曼德勒(Mandalay)後,我們驅車幾個小時到蒙育瓦(Monywa)上一艘名叫「HM探險家」(HM Explorer)的船。船上提供一切基本需要,但不要期望是郵輪般的住宿,是實而不華的。我們各有自己約30平方呎的房間,浴室是共用的。船的甲板是我們經常流連和閒聊的地方,在那裡望著江河的兩岸,享用飲品和小吃。

在第一天登上「HM探險家」。(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拍攝)

我們在欽敦江(Chindwin River)往北航行。由於最近的洪水泛濫引起急流,第一天的下午,我們遊船兩小時後,在江河正式關閉之前離開了蒙育瓦(Monywa)。可幸的是,洪水使我們順利航行,免卻陷於淺的河床上;但對於當地人來說卻是不幸,洪水帶來破壞。我在首兩個小時遊船,最留意到就是當地眾多的金塔。後來我才知道,金塔是當地典型的寺廟建築,而每個村莊都有自己的寺廟,有時更不只一個。而欽敦江兩岸有許多不同的村莊,在「HM探險家」以每小時10公里的速度行駛下,每三至五分鐘就會看到一座金塔。

我們停泊在一個安靜的地區度過第一個晚上。當我們第二天早上八時左右醒來的時候,效文帶我去了一個當地的市場,由於先前下過雨,地面滿佈泥濘,那裡出售各種魚、肉、蔬菜、乾糧和日用品,然而到處都是蒼蠅。我還記得市場那種腐臭的味道,相信環境衛生是這裡一個主要問題。我好奇緬甸人會否在這種環境生病,不過他們很可能已經習慣並已免疫於這些病菌。我是個需要時間適應環境的人,最初入市埸時,我忙於跨過一個個的水坑和糞池,連相機也忘記拿出來。

一大清早,人們就在當地市場購買食材。(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拍攝)

我們繼續第三天的旅程,早上在當地的一個村莊停了下來。我們參觀了一所鄉村學校,或者我應該說當地的課室,因為那幾間課室就是學校的全部。每間教室都具備基本用品,包括幾塊黑板和塑膠桌椅;每個教室的天花板上都吊掛著一個燈泡,陽光穿過敞開的窗戶照亮課室,至於空調或多媒體設備,他們負擔不起。當學生看到我們進村的時候,他們顯得很興奮,光著腳跑前來。老師花了幾分鐘的時間讓他們冷靜下來,再開始上課。學生分心令老師看起來有點生氣,但她禮貌地沒有怪責我們。我可以想像這裡的學生沒有怎麼接觸外面的世界,而我們是他們對外的窗口。當同行的朋友在學生面前展示數碼相機中的照片時,吸引了一大群孩子圍觀,令我浮起印象中20年前到訪雲南時相似的情景。

我們繼續我們的行程,並於晚上抵達格禮瓦(Kalewa)。在船上被困了大半天後,我們都急不及待下船參觀岸邊的修道院。金塔給人一個假象,令寺廟看起來很奢華。我們入鄉隨俗,光著腳進入修道院。走上一層層梯級後,我們看到一座典雅的建築,那裡提供了一個安靜的地方讓人朝拜,但僅此而已。然後我們在村子走了一回。村子雖然落後,卻很整潔。在那天,我知道我不會冒險闖進新領土,亦不會找到新的物種,但是我看到在欽敦江一帶的緬甸人如何生活,提醒著我們僅靠著一些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可維生。

正當我在想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會是呆在船上的時候,效文建議前往印度一行。第二天,我們開了四小時車,沿著印緬友誼之路(India-Myanmar Friendship Road)到了位於兩國邊界的塔穆爾(Tamur)。走進一個市場,那裡出售各式各樣的商品,從中國製造的DVD播放器到仿真Nike運動鞋,以至日用品。市場很熱鬧,進出緬甸和印度的人流多不勝數。

在塔穆爾(Tamur)市場的商家。(彭一邦博士工程師太平紳士拍攝)

我們第一次嘗試進入印度失敗,因為那條路線只開放予當地人。我還打算問效文去取些塔納卡 (thanaka),即乳黃色的塗抹液,把自己裝扮成緬甸人時,我才知道到塗抹塔納卡的,大多只為女性,於是便打消了這念頭。

我們再作第二次的嘗試,坐電單車經過叢林走後門路線,穿梭於樹木和水坑間,感覺令人振奮,正當我心想:「我受夠了顛簸的旅程了!」的時候,我們到達了的烏代浦(Chanpol),在曼尼普爾(Chandel)區的一個村莊。現時,這個地區只有15個家庭居住,幾年前印度士兵將約150個家庭趕出家園,奪去他們的土地,但現在有部分人已經回來取回他們的家產。這些村民的生活非常簡單,在小屋旁邊飼養了一些雞和牛,這些動物可能是他們唯一珍貴的資產。其中一位村民帶我們去看看那破舊的小教堂,她正在籌集資金來重建它。對他們來說,我們一點的錢,可為他們帶來希望。我們短短的印度之旅令人難忘,因為這是我與當地村民的第一次互動,是個很好的機會去了解他們的生活方式。(續...…)

*此為中文翻譯版本,英文版原文刊登於《中國探險學會》(2017年秋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