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一庭:中國的馬歇爾計劃應當更具包容性

4 September 2018

彭一庭:中國的馬歇爾計劃應當更具包容性

向冀(中金投X總編)‧ 2018年7月9日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首次提出「一帶一路」,至今將近五年。該政策是北京倡議的一項發展策略,旨在通過建設基礎設施去改善歐亞國家之間的聯繫與合作。而「一帶一路」的概念,即時被中國及相關地區的建築與開發公司轉化成企業策略。

「一帶一路」經常被比作馬歇爾計劃,對於某位香港發展商來說,如何「利用」這個地區振興計劃所帶來的商機,其中的決策過程並不容易。

亞洲聯合基建控股有限公司是香港上市的建築與物業發展公司,其主席彭一庭先生在2018年6月28日的「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舉行期間,跟中金投X分享他在「一帶一路」戰略下尋找商機的經驗。

 

問:貴公司一直以來有參與哪些跟「一帶一路」相關的項目?

答:嗯,首先,我們並不僅僅專注於「一帶一路」。中國的國家政策和國內需求是未來增長的動力。在決策的過程中,我們開始考察「一帶一路」所涉及的國家,並認定了菲律賓為最優先的考慮。

從技術上說,菲律賓並非「一帶一路」戰略計劃的一部份,但它是中國外交政策大方向所涵蓋的國家。我們見證了不同國企(於菲律賓)大量投資基礎設施,建設規模遠遠大於其他「一帶一路」國家。

我們在菲律賓跟當地一家公司合資設計及建造輸水設施,亦正在投資兩家有潛力的當地建築公司。同時,我們正在研究兩個潛在的基建項目,成事的話,將成為其中的股本合夥人。

我們決定以菲律賓為重點的原因,是考慮到當地經濟的活力和人口年齡、當地人工作的勤奮程度、以及他們對基礎設施的急切需求。柬埔寨、老撾和緬甸等國家的經濟相對來說比較落後,人民仍在奮力把月入從$100美金提升至$200美金再提升至$300美金,他們仍然在為糧食不足、衣不蔽體而擔憂。我們企業的內部指引有說要尋找如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般的地方——社會每日有新發展,人們真的需要在當前建立基礎設施,他們期望來年會有進步——而非五年之後。

問:你為何選擇收購當地公司股權,而非其他形式的合作?

答:多年來我們做過各種合資聯營項目,有作為來港外商的本地合作夥伴,亦有作為打進中國或台灣的香港企業。當中的經驗告訴我,這些形式不利於建立長遠關係。

因為在項目施工的過程中,總會出現紕漏,這時候各方就會開始互相指責。臨近尾聲,合夥人分錢的時候,賬目抵銷的過程往往非常漫長,這對長遠關係的建立造成很大的傷害。

倘若預見如菲律賓般每年增長非常快速的市場,我們會希望在當地作長遠發展。因此,我們希望以股權持有人的形式,跟菲律賓當地的建築公司建立長遠的合作關係。我們不跟當地企業組成合資公司,而是收購其少數股權。當地公司會負責大部份規劃和建設,而我們則提供專業技術、行業知識,同時負責協調和設計。

問:你預料在菲律賓的首個項目會帶來什麼樣的預期收益?

答:我們不想就此提供任何數字,但收益會比香港好得多。香港建設工程的純邊際利潤在扣除稅項及其他所有支出後一般約為1%至3%。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它比這數字高得多。

問:在菲律賓進行的兩項潛在公司投資,你對它們的增長前景有何看法?

答:嗯,我們認為這些公司每年的收益增長至少達20%至50%,同時會維持雙位數的純邊際利潤。

問:你對「一帶一路」國家進行考察期間,觀察到「一帶一路」項目有哪些新走向?

答:在「一帶一路」下,項目大都是政府對政府的合作方案,因為中國政府有一項國家政策,要在某個國家的某個基礎建設領域投放某個百分比的投資。這些項目一般不大開放予香港或其他地方的私營企業,即使是中國的私營企業,也很難參與這些項目,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大挑戰。

是的,許多國家還沒有準備好(接受外地投資)。他們沒有一個國家政策,讓國家以透明和一致的方式對外資開放。要是沒有國家政府對政府的協議(作基礎),(營商)環境就不會特別友好。

因此,對私營企業來說,這是一大挑戰,因為這些政府對政府的項目開放給我們參與的機率非常低。我希望這系統可以更開放和更包容。舉例來說,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設法讓所有人參與其中。但如果這些項目的建設和管理以至所有權以及運營和設備九成都是由中國負責,那麼這並非真正的國際合作計劃。

問:你認為在未來的日子裡,這些項目是否可以更透明及對外更開放?

答:我不這麼認為,因為我並不認為促進國際間的協作,是中國政府推動「一帶一路」的關鍵績效指標。

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推行的馬歇爾計劃,沒有人真正試圖推展過有如「一帶一路」的地區振興計劃。我認為當前計劃所面對的挑戰,是缺乏中層及微觀層面的協作。工程師和設計師如何共事合作?我們的學生是否要到當地學習他們的語言?假如中國要在某個國家建港口,他們也要知道目的是什麼。因此,最好為來自中國的投資者、移民、學生或是來自任何地方的投資者、移民和學生提供一個良好的(生活和營商)環境,這會帶來很大的幫助。

問:在你看來,北京應如何評斷「一帶一路」計劃的成敗?

答:基於在財務上設下的底線,我並不認為這些項目會允許虧本。但除此以外,或許最好的衡量方法,是看看有多少人被提升到貧窮線以上,成為中國商品與服務的未來消費者。

 

(此為中文翻譯及稍作修改,英文原文載於「中金投X」(2018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