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敦江的真善美 (上)

19 January 2018

沿着钦敦江的金塔。(彭一邦博士工程师太平绅士拍摄)

撰文﹕彭一邦博士工程师太平绅士

作为一位企业家及业余摄影师,要全职营运一家上市公司,我发现自己已被日常生活淹没,没有多少时间去探索自己创意的一面。或者,在香港生活久了,以致这里的事物已激发不起我拿出相机的兴致。然而,当我旅行的时候,每走到陌生的地方及遇上不熟悉的人,都令我兴致勃勃,开发我创意的一面。去年,我哥哥送了一份完美的礼物给我──他在一个慈善拍卖赢得一次跟中国探险学会(CERS)的摄影之旅,造就了我跟中国探险学会主席黄效文一同探访缅甸的旅程。我对缅甸所知甚少,直到最近才以「一带一路」代表团的身份到访过仰光。那次旅程强调新政府和缅甸的发展潜力,代表团被安排看缅甸「好」的一面,却没有去看水电不足的未发展地区。

跟中国探险学会去探索缅甸,听起来非常奇特。对我而言,「探索」意味着探险和发掘稀有物种。行程之前,我收到了中国探险学会物流总监Berry Sin提醒要带备的行装和行程表。看着行装列表,我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从防晒霜到凉鞋等,心里想:「好呀,应该不会太艰难!」,但我却发觉将会有十天是在船上度过!其实我完全不认识中国探险学会,只见过效文两次。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期待甚么;带着一点疑惑,却又非常兴奋。

抵达曼德勒(Mandalay)后,我们驱车几个小时到蒙育瓦(Monywa)上一艘名叫「HM探险家」(HM Explorer)的船。船上提供一切基本需要,但不要期望是邮轮般的住宿,是实而不华的。我们各有自己约30平方呎的房间,浴室是共享的。船的甲板是我们经常流连和闲聊的地方,在那里望着江河的两岸,享用饮品和小吃。

在第一天登上「HM探险家」。(彭一邦博士工程师太平绅士拍摄)

我们在钦敦江(Chindwin River)往北航行。由于最近的洪水泛滥引起急流,第一天的下午,我们游船两小时后,在江河正式关闭之前离开了蒙育瓦(Monywa)。可幸的是,洪水使我们顺利航行,免却陷于浅的河床上;但对于当地人来说却是不幸,洪水带来破坏。我在首两个小时游船,最留意到就是当地众多的金塔。后来我才知道,金塔是当地典型的寺庙建筑,而每个村庄都有自己的寺庙,有时更不只一个。而钦敦江两岸有许多不同的村庄,在「HM探险家」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行驶下,每三至五分钟就会看到一座金塔。

我们停泊在一个安静的地区度过第一个晚上。当我们第二天早上八时左右醒来的时候,效文带我去了一个当地的市场,由于先前下过雨,地面满布泥泞,那里出售各种鱼、肉、蔬菜、干粮和日用品,然而到处都是苍蝇。我还记得市场那种腐臭的味道,相信环境卫生是这里一个主要问题。我好奇缅甸人会否在这种环境生病,不过他们很可能已经习惯并已免疫于这些病菌。我是个需要时间适应环境的人,最初入市埸时,我忙于跨过一个个的水坑和粪池,连相机也忘记拿出来。

一大清早,人们就在当地市场购买食材。(彭一邦博士工程师太平绅士拍摄)

我们继续第三天的旅程,早上在当地的一个村庄停了下来。我们参观了一所乡村学校,或者我应该说当地的课室,因为那几间课室就是学校的全部。每间教室都具备基本用品,包括几块黑板和塑料桌椅;每个教室的天花板上都吊挂着一个灯泡,阳光穿过敞开的窗户照亮课室,至于空调或多媒体设备,他们负担不起。当学生看到我们进村的时候,他们显得很兴奋,光着脚跑前来。老师花了几分钟的时间让他们冷静下来,再开始上课。学生分心令老师看起来有点生气,但她礼貌地没有怪责我们。我可以想象这里的学生没有怎么接触外面的世界,而我们是他们对外的窗口。当同行的朋友在学生面前展示数码相机中的照片时,吸引了一大群孩子围观,令我浮起印象中20年前到访云南时相似的情景。

我们继续我们的行程,并于晚上抵达格礼瓦(Kalewa)。在船上被困了大半天后,我们都急不及待下船参观岸边的修道院。金塔给人一个假象,令寺庙看起来很奢华。我们入乡随俗,光着脚进入修道院。走上一层层梯级后,我们看到一座典雅的建筑,那里提供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人朝拜,但仅此而已。然后我们在村子走了一回。村子虽然落后,却很整洁。在那天,我知道我不会冒险闯进新领土,亦不会找到新的物种,但是我看到在钦敦江一带的缅甸人如何生活,提醒着我们仅靠着一些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也可维生。

正当我在想我们大部分时间都会是呆在船上的时候,效文建议前往印度一行。第二天,我们开了四小时车,沿着印缅友谊之路(India-Myanmar Friendship Road)到了位于两国边界的塔穆尔(Tamur)。走进一个市场,那里出售各式各样的商品,从中国制造的DVD播放器到仿真Nike运动鞋,以至日用品。市场很热闹,进出缅甸和印度的人流多不胜数。

在塔穆尔(Tamur)市场的商家。(彭一邦博士工程师太平绅士拍摄)

我们第一次尝试进入印度失败,因为那条路线只开放予当地人。我还打算问效文去取些塔纳卡 (thanaka),即乳黄色的涂抹液,把自己装扮成缅甸人时,我才知道到涂抹塔纳卡的,大多只为女性,于是便打消了这念头。

我们再作第二次的尝试,坐电单车经过丛林走后门路线,穿梭于树木和水坑间,感觉令人振奋,正当我心想:「我受够了颠簸的旅程了!」的时候,我们到达了的乌代浦(Chanpol),在曼尼普尔(Chandel)区的一个村庄。现时,这个地区只有15个家庭居住,几年前印度士兵将约150个家庭赶出家园,夺去他们的土地,但现在有部分人已经回来取回他们的家产。这些村民的生活非常简单,在小屋旁边饲养了一些鸡和牛,这些动物可能是他们唯一珍贵的资产。其中一位村民带我们去看看那破旧的小教堂,她正在筹集资金来重建它。对他们来说,我们一点的钱,可为他们带来希望。我们短短的印度之旅令人难忘,因为这是我与当地村民的第一次互动,是个很好的机会去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续...…)

*此为中文翻译版本,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探险学会》(2017年秋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