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一庭:中国的马歇尔计划应当更具包容性

4 September 2018

彭一庭:中国的马歇尔计划应当更具包容性

向冀(中金投X总编)‧ 2018年7月9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首次提出「一带一路」,至今将近五年。该政策是北京倡议的一项发展策略,旨在通过建设基础设施去改善欧亚国家之间的联系与合作。而「一带一路」的概念,实时被中国及相关地区的建筑与开发公司转化成企业策略。

「一带一路」经常被比作马歇尔计划,对于某位香港发展商来说,如何「利用」这个地区振兴计划所带来的商机,其中的决策过程并不容易。

亚洲联合基建控股有限公司是香港上市的建筑与物业发展公司,其主席彭一庭先生在2018年6月28日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举行期间,跟中金投X分享他在「一带一路」战略下寻找商机的经验。

 

问:贵公司一直以来有参与哪些跟「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

答:嗯,首先,我们并不仅仅专注于「一带一路」。中国的国家政策和国内需求是未来增长的动力。在决策的过程中,我们开始考察「一带一路」所涉及的国家,并认定了菲律宾为最优先的考虑。

从技术上说,菲律宾并非「一带一路」战略计划的一部份,但它是中国外交政策大方向所涵盖的国家。我们见证了不同国企(于菲律宾)大量投资基础设施,建设规模远远大于其他「一带一路」国家。

我们在菲律宾跟当地一家公司合资设计及建造输水设施,亦正在投资两家有潜力的当地建筑公司。同时,我们正在研究两个潜在的基建项目,成事的话,将成为其中的股本合伙人。

我们决定以菲律宾为重点的原因,是考虑到当地经济的活力和人口年龄、当地人工作的勤奋程度、以及他们对基础设施的急切需求。柬埔寨、老挝和缅甸等国家的经济相对来说比较落后,人民仍在奋力把月入从$100美金提升至$200美金再提升至$300美金,他们仍然在为粮食不足、衣不蔽体而担忧。我们企业的内部指引有说要寻找如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般的地方——社会每日有新发展,人们真的需要在当前建立基础设施,他们期望来年会有进步——而非五年之后。

问:你为何选择收购当地公司股权,而非其他形式的合作?

答:多年来我们做过各种合资联营项目,有作为来港外商的本地合作伙伴,亦有作为打进中国或台湾的香港企业。当中的经验告诉我,这些形式不利于建立长远关系。

因为在项目施工的过程中,总会出现纰漏,这时候各方就会开始互相指责。临近尾声,合伙人分钱的时候,账目抵销的过程往往非常漫长,这对长远关系的建立造成很大的伤害。

倘若预见如菲律宾般每年增长非常快速的市场,我们会希望在当地作长远发展。因此,我们希望以股权持有人的形式,跟菲律宾当地的建筑公司建立长远的合作关系。我们不跟当地企业组成合资公司,而是收购其少数股权。当地公司会负责大部份规划和建设,而我们则提供专业技术、行业知识,同时负责协调和设计。

问:你预料在菲律宾的首个项目会带来什么样的预期收益?

答:我们不想就此提供任何数字,但收益会比香港好得多。香港建设工程的纯边际利润在扣除税项及其他所有支出后一般约为1%至3%。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它比这数字高得多。

问:在菲律宾进行的两项潜在公司投资,你对它们的增长前景有何看法?

答:嗯,我们认为这些公司每年的收益增长至少达20%至50%,同时会维持双位数的纯边际利润。

问:你对「一带一路」国家进行考察期间,观察到「一带一路」项目有哪些新走向?

答:在「一带一路」下,项目大都是政府对政府的合作方案,因为中国政府有一项国家政策,要在某个国家的某个基础建设领域投放某个百分比的投资。这些项目一般不大开放予香港或其他地方的私营企业,即使是中国的私营企业,也很难参与这些项目,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大挑战。

是的,许多国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外地投资)。他们没有一个国家政策,让国家以透明和一致的方式对外资开放。要是没有国家政府对政府的协议(作基础),(营商)环境就不会特别友好。

因此,对私营企业来说,这是一大挑战,因为这些政府对政府的项目开放给我们参与的机率非常低。我希望这系统可以更开放和更包容。举例来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设法让所有人参与其中。但如果这些项目的建设和管理以至所有权以及运营和设备九成都是由中国负责,那么这并非真正的国际合作计划。

问:你认为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些项目是否可以更透明及对外更开放?

答: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并不认为促进国际间的协作,是中国政府推动「一带一路」的关键绩效指标。

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推行的马歇尔计划,没有人真正试图推展过有如「一带一路」的地区振兴计划。我认为当前计划所面对的挑战,是缺乏中层及微观层面的协作。工程师和设计师如何共事合作?我们的学生是否要到当地学习他们的语言?假如中国要在某个国家建港口,他们也要知道目的是什么。因此,最好为来自中国的投资者、移民、学生或是来自任何地方的投资者、移民和学生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和营商)环境,这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问:在你看来,北京应如何评断「一带一路」计划的成败?

答:基于在财务上设下的底线,我并不认为这些项目会允许亏本。但除此以外,或许最好的衡量方法,是看看有多少人被提升到贫穷线以上,成为中国商品与服务的未来消费者。

 

(此为中文翻译及稍作修改,英文原文载于「中金投X」(2018年7月9日))